四川教育信息網
24小時新聞熱線:18090806633 通訊員QQ群:475709268
     

搜索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您當前的位置:今日上证指数走势图 > 輔導培訓 > 文化

今日大盘上证指数多少:漫記彝族年

時間:2019-12-03   來源:涼山日報全媒體   作者:阿蕾   瀏覽量:860
字體:      

今日上证指数走势图 www.406788.live 初冬的涼山,莊稼已經收進倉里,敞放的牛羊肥壯豬長膘。在莊稼地里辛勤勞作了一年的人們這時可利用閑暇為過年作準備了。

一進初冬,通常是吃過早飯,女人們悠閑地扒摟樹葉,扒摟燕麥殘茬和蕎秸,割蕨草,背回堆在園子里,好似一座座小山,作一年的牲畜墊圈用。墊圈草找夠了,就開始磨蕎面,做燕麥炒面,以前沒有磨面機,要備足一個月的蕎面、燕麥面,是很需要些時候的。

男人們呢,劈柴塊子堆過年柴垛,挖樹圪蔸,備好足夠的柴火。

過年前一天,家家戶戶推豆腐,并把豆腐點得好壞作為來年吉兇的征兆。豆腐做好后用筲箕濾起部分榨老備用,留一部分當晚食用。多余的地窖水挖在新漚的酸菜里,窖水漚過的酸菜特別嫩爽,用它煮肉湯最鮮美。

彝族年為三天。第一天,大人小孩齊忙碌。男人們打掃樓上樓下的揚塵、磨刀具、砍削板;女人們把所有的餐具用背篼背到溪邊清洗,把鍋煙鏟干凈;孩子們把牛羊放上山后折回大抱的松枝和索瑪枝,瞥下油綠的松毛撒在掃干凈后墊了新蔑笆的堂屋里,迎接祖先及福祿的到來。

一切準備好后,差不多已到中午,這時男人們開始逐戶殺年豬,操刀的師傅必須是有威望沒有做過壞事的長者。殺年豬前用米湯喂豬,據說喂了米湯血才多。女主人趁給豬喂米湯時便輕輕喚著給豬搔癢一邊用繩把豬套好。殺年豬時視各家族的慣例,有的人家先用杵棒將豬擊倒再殺,有的人家先將豬殺死后再在豬耳根部擊幾下,刀口無一例外地用青松毛堵住。殺年豬以死得快血色鮮紅量多為吉。為了避邪,準備接豬血的鹽水中往往放有木姜花和花椒面。這樣也免得以后再放香料時不入味。

把豬殺倒后,主人家把特備的殺豬酒抱來請幫忙的男人們喝,家家如此。有的人能克制,只象征性地抿上一口,有的人貪杯,來者不拒地海喝,走不上幾家就偏偏倒倒地腳下不聽使喚了。一陣陣豬嚎聲之后,繼而升起一股股青煙,不一會兒,皮毛的焦糊味在村寨上空隨風彌漫開來。

男人們忙著殺豬砍肉的同時,女人們忙著煮米飯或煮蕎饃。肉熟后連湯舀在木缽(彝語稱“庫助”)中,除了放鹽外忌放各種調味品;飯或饃盛在專門用以盛主食的高腳木盤(彝語稱“采提”)中,放上幾只木勺(彝語稱“依匙”)打醋炭端在鍋裝上繞三圈除污后端上祭臺進行敬奉祈禱。

敬奉祖先一般都由男性持祭,女人是不興碰祭臺的,但在家里沒男丁又不便請別家男人的情況下,女人們也只好自 己持祭了。如吃過年飯還早,女人們就把豬肚豬腸背到小溪里清洗去,飯開得遲的人家只有等到第二天再清洗。

溪邊洗理豬腸的女人們互相問候,親親熱熱擺起各自的年中趣事,手凍得通紅也不覺得冷,連沿著小溪翩翩追逐著啄食掛在草莖上的肉渣油膜的烏鴉喜鵲也“喳喳”“哇哇”地分享著人們的歡樂。

因為過年期間火塘不得熄火,所以一到晚上家家戶戶籠上特為過年準備的樹圪蔸,全家人圍著火塘談天說地,連平常懶得輕松一回的男主人也乘著酒興給妻兒老小唱起了喜慶祝福又不乏詼諧幽默的《過年阿哈歌》。

盼過年盼了一天的小孩們累了一天,在暖融融的火塘邊心滿意足地沉入甜夢時,大人們也哈欠連天了。但得有人添柴續火,守護祭臺以防貓狗或老鼠叼吃祭臺上的供品。這任務通常就由瞌睡較少的老人擔當了,夜深人靜中煢煢坐立于鍋莊旁的老人冥想著不久的將來,自己也將和祖先一道成為享祭者,也就生出許多的感慨,并在心中默默地和先逝者對話。

過年第二天,男人們邀邀約約挨門串戶喝年酒,唱《過年阿哈歌》。每到一家,主人便端肉倒酒盛情款待。俗話說過年三天是嘴巴的節日,因此,當客人表示客氣時,主人家往往詼諧地勸道:“過年三天長有七個肚子呢,過年三天沒吃錯的道理。吃吧,吃吧。喝吧,喝吧。”

據說賤人命長。孩子老夭折的人家這天請村中的男孩或女孩背上小孩拄起打狗棍,拿起破瓢之類的家什,巾巾吊吊地扮成要飯的凄凄切切地抖著嗓門:“主人家,行行好,給點吃的吧。”挨家挨戶要飯,要到誰家門前誰都樂呵呵地用飯或饃或肉打發他們。孩子們呢要到東西后以感謝和祝福的頌詞回贈主人。

第三天,男人們忙著砍肉,砍肉前先計劃一番今年除了鐵定的雙方老人和近親長輩外,還去哪些親戚家。給雙親大塊的前胛,給長輩豬頭,給平輩豬保肋,給長輩們拜年除了送肉及主食外,還隨送些糖酒掛面及嵌了剝皮熟雞蛋的凍肉,有條件的地方還送水果,如廣柑桔子。凡送肉的地方必須隨送點主食,大概是飯肉齊備的意思吧。從中可見彝族待人的一片真心。第三天晚上,也就是送祖先的前夕,特地煮塊坐墩肉再次祭祖,同時換盛鮮湯鮮飯、蕎饃、燒肉,打醋炭除污后擺上祭臺,凍肉也擺上祭臺,并重新斟酒讓祖先享用。這晚祭臺上除了擺前兩天的祭物外,有的人家還擺上馬鞍,以示備馬送祖先。

第四天公雞剛打鳴,就把祭臺上的祭品統統再熱一遍,有的人家還燴心肺湯,打過醋炭再次獻祭后,天剛蒙蒙亮就開始送祖。送祖儀式過后撤下祭臺,用砧板拍打放肉的篾笆,把睡夢中的孩子們叫起全家享用祖先享用過的祭品,認為吃了喝了祖先享用過的祭品能得到祖先的護佑。

送過祖先人們就忙著拜年。據說到同一戶人家拜年誰先到誰多沾福氣,所以拜年的人們都希望捷足先登,唯恐落后,于是天一亮大路小路上便絡繹不絕地走著一雙雙一對對親密無間的新婚夫婦,還有妻子背著小孩,丈夫背著罩上瓦拉的背篼,瓦拉穗子隨著腳步的邁動夸張地晃浪著的喜笑顏開的一家子。

俗話說,肉數過年肉最珍貴,酒數過年酒最值錢。凡吃了拜年肉,喝了拜年酒,哪怕不相識的人路遇只抿了一小口,或多或少都得賞贈財物給酒肉的主人,所以拜完年回家的人群中不乏牽著羊,抱著雞的,也有得到嶄新的衣褲和散發著新鮮靛香的名貴加施瓦拉的。

至此,彝族年就算告一個段落。享了天倫之樂的人們滿懷憧憬,又開始了新的一年。

(阿蕾,1953年2月生于四川省西昌市。中國作家協會文學講習所(魯迅文學院前身)第六期(1981年)學員。2001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有漢文短篇小說集《嫂子》,彝文短篇小說集《根與花》,散文集《回望故鄉》出版。曾獲第六屆全國少數民族文學駿馬獎。)

責任編輯:管理員

熱門推薦
返回頂部
{ganrao}